教授家的施坦威

【推文重置】薛晓相关优秀文手及优质粮推荐

爆炸恒星:

①cp倾向为薛晓和少量的薛晓薛(无差)




我并不是原作者,仅作整理和推荐。请大家到各位太太的主页里自如地表达喜爱。




③本次整理非常自我流且不全面。如果有没有提及的太太或者优质粮可以在评论里补充或者私信我,我会酌情补充!但请不要安利cp向明确为晓薛的粮食,以及不要在评论里用【为什么没有xx太太】的句式,这样我也不好回复。




④由于篇幅原因只带上部分作品链接。长篇放首章链接或者tag指路。




已争取到了大部分太太的授权。还有部分太太没有回我私信,擅作主张还是推荐了,如果介意请私戳我,我会删除的。




⑥引用处都是我个人很喜欢的来自太太文章的段落。




⑦排列顺序为ID首字母。










==========








 @阿斩 






真的很喜欢阿斩太太的原著向,每次看《真相》这个系列都觉得心里发疼,文笔其实属于比较平实的风格,但叙事安排的很好,人物理解也相当出色,《真相是真》里那句“我是真的爱你,也是真的不能原谅你。”看得我当场掉了眼泪。博内粮食挺多的,有糖有刀而且质量高。









他安了心,可那白衣道士却笑意盈盈地掰开了他的手。原本紧紧攥着的点心不知为何变成了一颗蒙尘的星星。薛洋眼看着那星星被道人收了回去,心中竟升腾起一股强烈的不甘和渴望。 



他伸直了胳膊,想用沾满污泥的手将星星抢回来。 



道士抬高了手臂,薛洋无论如何也够不到,他急了,不管不顾地往道士身上扑,红着眼眶恶狠狠道:“还给我!” 



那是他的星星。他拿到了,弄脏了,星星就属于他了。 



道人笑眯了眼,柔声道:“这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你?” 



薛洋的声音里带了点委屈的哭腔,急道:“它都脏了!” 


道人脸上的笑瞬间消失,没有任何感情,冷冰冰道:“脏了也不给你。” 


脏了也不给你。 



脏了也不给你! 



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薛洋从梦境中猛然惊醒。他还趴在棺沿上,里面的晓星尘面容安详,干干净净。没有笑盈盈,也没有冷冰冰。 




——《真相是假》







作品推荐:


【薛晓】《真相是假》


【薛晓】《真相是真》


【薛晓】《南柯》


【薛晓】《黄粱》


【薛晓】《夏》


【薛晓】《卜》


【薛晓——晓星尘重生】《逢雪》(一)


【薛晓/伪养成】《论重生的正确方式》(一)












 @从此心安 






心安太太的不遇真的很长很长,写这种大长篇是需要相当好的文笔和耐力的,角色拿捏也足够到位,第二章里循序渐进地以梦写出了晓星尘的箭头,在最后薛洋道出那个事实“你心悦我”时真的特别感动……双箭头的薛晓实在是太好了T T


需要注意的是心安太太已经退圈,不会再写薛晓了。所以谨慎关注?









“你这一生,其实无法抱那孩子上山,其实只能因救世而遇见想见之人,其实并非死于受骗杀友,而是你偏偏无法去杀那骗你杀友的,十恶不赦之人。真是可怜啊,道长。你以为用你的死可以换来那人存活,哪知死后八年,那人执念成魔,最终一败涂地,死无全尸。”薛洋道,“你没有办法,你无计可施,你走投无路,于是你为自己编织的第四重幻境,是你千方百计拦住那人作恶,实在拦不住了,那就自己替他做下一切吧。”




雪很大,将薛洋一头乌发落成白首。他走近晓星尘,晓星尘的眼睛已变成两个凹陷的空洞,不住流出血泪,头顶、肩头全是白雪。




他们生前相处时间不多,满打满算,也不过区区三年出头,离薛洋想要的,差得太远。




如今阴阳路上,与君霜雪吹满头,大概也算得上,偕老白首。




薛洋一生从不知温柔为何物,但这满身剑戟,此刻却温柔得滴出水来,柔声道:“晓星尘,你是不是,心悦我?”




——《不遇》







作品推荐:


不遇全文txt (已完结)












 @从容一顾 






我最喜欢从容一顾太太的长行。甜中莫名带虐果然薛晓的糖都是玻璃糖吗(……)薛洋那句蛮不讲理的不准医,真的是那一整个星期都在我耳边绕来绕去……文笔真的超级好,最爱她的动作描写,很顺。









“道长,你可知那些话本里的公子如何表明心迹?”



“不知。”



“不知?那要不要我来教你?”



“好。”



“骗你的,我也不知。”



晓星尘又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但我听过一句。”



“什么?”



“喜你为疾,药石无......”



“不准医。”



“什么?”



“我说,晓星尘,你不准医。”




——《长行》







作品推荐:


【薛晓】长行


【薛晓】揽清风


【薛晓】兼程久


【薛晓】简扎












 @蝉声正噪






tiga的文我真的非常喜欢,暴风雨应该是我最喜欢的现pa车了!能在现pa里隐约看到原著的影子,甜的也很适宜,每次看心里都是如果现实中真的有这两个人那他们的相处模式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


需要注意的是tiga已经淡圈魔道了→说给新关注我的薛晓薛宝贝儿们


所以请谨慎关注!









亲吻顺着下巴一路向下,晓星尘略微偏过头想:还说我是祖宗呢,出尔反尔,太不是东西。没等这排弹幕刷过去,吻痕已经盖到了胸口。薛洋对他的敏/感点熟门熟路,唇舌舔过一点,手指还不甘寂寞地揉捏着另一点。晓星尘的喘息开始急促起来,他的手探进了薛洋头顶的黑发里,下意识地要扯他发根又不舍得,把他脑袋那一头黑发揉得乱七八糟。




    薛洋的舌苔轻轻刷过他的左胸口那一点,微微扬起头来,眼里是繁星般密布的笑意:“怎么,玩儿我呢?”




    他的手指还在他的右胸口画着圆圈,晓星尘被他弄得快喘不上气,只能摇头否认。




    “行啊,你现在慢慢玩儿,随便你。”薛洋轻声道:“待会儿瞪大眼睛看好我是怎么玩儿你的。”




    薛洋的眼神实在太犯规,他嘴里说的是轻佻话儿,可眼神却偏偏又是正经的一往情深,让你觉得就算抛下全世界也不能抛下这个冤家,非得跟他巫山云雨地好好走一遭这人间才不算白过。




——《暴风雨》







作品推荐:


【薛晓/R18】暴风雨


【薛晓/哨向】随心所欲 01 


【薛晓/剧情车】针锋相对(上)(中)(下) (已完结)












 @灯雨 






惯例HE感人的字数和细腻的文笔,这都是我喜欢灯雨太太的原因。文章总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流畅感,读起来一气呵成,两个人之间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意刻画得特别好。还有一些可爱的小细节(比如赌中的吃醋),我都非常喜欢!









他得到过金银奢宝,受过万人非议,享过荣华富贵,遭过迫命之裁,好的,坏的,想要的都拿到手过,却从来没得到过一个吻。


 


他予过被捕的灵兽自由,施过贫户银钱,助过正道义人猎妖魔,规劝过世人心纯怀善,施予过他所能施予这世间的一切真善诚挚,却从来没给过谁一个吻。


 


晓星尘手心还沁着冷汗,却只将薛洋的双肩捏得更紧。他颤抖的唇瓣轻柔又仔细地描摹着另一人偏薄的双唇。温热的交错的呼吸和一声比一声清晰的心跳冲得薛洋头皮发麻,几乎是惊愕到呆滞地看着晓星尘眼中含着极其深切的悲痛与深情吻住自己。


 


终于记起呼吸是什么滋味的薛洋像是一下子被人从梦境敲醒,疯狂,惊喜,又仿佛能将人盯穿一样看了脸红得耳朵都发热的晓星尘许久,突然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腰,双臂里环起的好像不是什么久别重逢的故人或是浓情蜜意的爱侣,而是本来就该住进自己骨骼、血液、灵魂中的东西。




——《鹰》







作品推荐:


[薛晓]鹰


[薛晓]人非草木(文集整合)


[薛晓]酒香不怕巷子深


[薛晓]赌(上)(下)












 @i   i 




轻松有趣笑点很足,文笔生动形象并且有画面感,搞笑和玩梗都恰到好处,笔下的薛洋真的超级苏啊(捂住胸口)她真的又甜又可爱(人和文双关语)我很喜欢她最近那篇义庄日常,温馨日常中渐渐滋长的喜欢真是太棒了……









他凝了神色,尽量镇定道:“薛总。你不是来谈生意的吗。”




薛洋向他呲出两颗虎牙,甜道:“可是我看到你,什么都忘了,我有什么办法。”




晓星尘:“………”




李总:“………”




像是终于看不下去,对面传来一声清咳,李总缓声道:“既然已带了‘前’字……”




他说的是薛洋一进来那句石破天惊的介绍。




“那就不要纠缠不清吧,对彼此都好……”




薛洋笑盈盈地:“李总这话真是好有意思,再怎么‘前’,相比某些痴心妄想的人,总是要了解得多的。”




“比如说……”薛洋瞥一眼晓星尘左手银叉上的甜饼,仅被小啜了一口。他握住那只白玉为骨的手,把东西送到自己嘴里。




“他不吃这么甜的。”




薛洋一边嚼,一边挑衅地扬了扬眉。




李总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大厦将倾》







作品推荐:


薛晓【大厦将倾】 (二)


【薛晓】灵魂互换的一天


晓星尘教你成为佛系男子












 @空明box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锁麟囊的延伸曲《归途》。看这篇时真的超感动……薛洋和晓星尘是之于彼此的命中注定和独一无二,只有这点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看到最后惊觉双箭头时,眼泪几乎要掉下来。现pa也拿捏的非常好,特别特别甜。







他从来没有隐瞒过薛洋什么,包括因灵魄不全而注定早夭的命运。少年人听了以后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在某个暮色袭来的黄昏,薛洋坐在茅屋门口,托着腮看着远处连绵无际的山脉,说:“我不怕死的。”




晓星尘静静地看着他。




少年的眼中倒映着一轮金色的夕阳,很轻很轻地说:“只是想到我死了以后,道长还会遇到很多人,也会待他们这样好,我就觉得很嫉妒。”




“不会的。”晓星尘浸在落日金黄的余晖中,清朗眉目也像染上一丝怅然,他抱着霜华,缓慢而坚定的说。




“以后再遇见任何人,都不会是你了。”




——《锁麟囊》









作品推荐:


【薛洋x晓星尘】锁麟囊


【薛洋x晓星尘】他曾是少年


【薛洋x晓星尘】趁熄灭前


【薛洋x晓星尘】我的梦想












 @lon 






lon太写文章一贯干脆利落,车特别美味,能够在行文间看到对薛晓的理解。性格上的云淡风轻也是我非常佩服的一个点,她真的超酷啊!




*是肉所以不引用了。






作品推荐:


【薛晓】(当行今日,枉论来生)


【薛晓】无终


【薛晓】他人痴












 @玫糜 






诗意让我工作日的大半夜哭到难以自持……玫老师的人物理解真的是好到没话说,对薛洋的角色拿捏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对星尘独特的理解也特别好,那种温柔的暴烈感。强烈推荐大家看完草木后立刻去看玫的三部曲,很多细节都可以在原著找到一些隐约的对应。


事实证明玫的现pa也写的非常好,举例98和甜心【可怜的被嫌弃的孩子啊(不是)】薛晓的对白是我个人认为最精彩的地方,比起文笔来说玫更出色的应该在于故事,那种一气呵成的慢慢铺垫然后在最后一刻炸裂开来的共情感,真的要从头到尾读一遍玫的文章才能体会。







这城市庸碌,旁人眼中只有繁华街道,而我,却能看到战场。我从来不乖,所以才会喜欢上你。


——《九十八度冰》







作品推荐:


三部曲《二见钟情》(联动《人间志怪》)→《那十二年》《诗人意象》


九十八度冰tag指路 (连载中)


《甜心魔鬼情人》上 


《失而复魔》


《追星使人双标》(联动《偷星》






(wb有段子掉落→金鳞玫糜








 @密涅瓦的猫头元 




晋元的文章啊……二模前夕偶然看到他年夜雨然后没把持住一口气日了一遍主页,文笔特别美,大家都说是高考满分作文。但我个人觉得她的笔触更像诗篇,那种流畅的美感实在是太漂亮了。没想到的是现pa也写的非常好,那种细腻的温馨感甜而不白,也很喜欢她写段子时轻松幽默的口气,看完了心情都变好了。而且人也温柔又可爱还经常会给我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表白她啦。











梅酒话家常,于江南十年难遇的大雪天。薛洋只是看着雪如飞絮蒙蒙,落得寂静无声。余光里是师兄酌酒的手,月白的袖。




晓星尘递来的酒杯与十多年前往他手里塞来的糖葫芦重合,那时的晓星尘也就是个半大的孩子。他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师兄了。”




师兄,他说,师兄。可以替你把发梢的一簇雪花摘下来吗,师兄。




他十五岁,不是被乱花迷眼,是被寒梅摄魂。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师兄,他说,晓星尘。大雪时分你不该请我喝酒。




——《不该》







作品推荐:


不该【上】【下】


他年夜雨【薛晓】


春城旧事


晓星尘从此讨厌上了自动售货机 (另一个妹子写的续→点我


我就知道当初不该报考什么A大理学院【上】【中下篇+番外】


听说早恋影响学习【一】【二】【三】 (连载中)


【薛晓】殉道者tag指路 (已完结)


先生您的视奸罪成立(正文) tag(番外) (已完结








 @明烛 






明烛老师的风格是很温柔但又很戳心的那种,她的再世为人真的是很多圈内老人的白月光,我想正是因为她的人物性格贴合原著才能在温馨中显得甜而不腻吧。


太太已经失踪有一段时间了。……大家谨慎跳坑吧(……)









认识之后,那个人大概又去经历了很多次他们的初次见面,他总是不经意地忽略很多事,臭屁又嚣张,唯有关于晓星尘的,他才固执得像个真正的孩子。


 


别人都在惊叹,唯有晓星尘抬起手,盖在了眼睑上方。


 


诗曲终了,薛洋用一个笑音收尾。


 


他的声线温柔到不可思议,情话也是,




最好的相爱总是缱绻而漫长,他们也是,




“祝你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先生。”




——《音瘾患者》







作品推荐:


【薛晓】音瘾患者


【薛晓】再世为人.壹 (后文在作者首页自寻)(连载中












 @哪个幸运id会被我选中呢 






车太好吃了而且一点都不腻!!!一气呵成刺激带感真的相当帅气。我特别喜欢引用的这段,作为结尾真的是余韵特别好。美好的双箭头啊!另一辆车也是相当美味!!









  突如其来的调情叫晓星尘想起了方才紧密的身体契合,下意识地往旁一躲。这样的反应似乎早在薛洋的意料之中,他转而牵起罪犯被抓得青紫的手腕,在手背处印下一吻。吻里有着缱绻的柔情和炙热的欲/望,热烈且虔诚。烫得晓星尘手背发麻。




  青年看着他,忽然露出了个少年气十足的笑容。




  晓星尘的手指虚握了一下却没有挣开对方的手。






  是他自投罗网。




 ——《无题-2》







作品推荐:


【薛晓】无题-2(续:【薛晓】无题-2.5


【薛晓】无题














 @宋岚今天追蝴蝶了吗 






砚子太太的枉杀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篇,引用的这段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结尾也很惊喜,果然他们是彼此命中注定的劫。另外一篇非常喜欢的是栽花,最喜欢那段十连问,估计大家看完就知道我说的是哪段了。


砚子太太最厉害的就是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那种忽然的反转总是看得我目瞪口呆,举例新篇旅行凶尸,看得我目瞪口呆的。









“噗”的一声剑刃入体,是薛洋伸出胳膊档了,客卿的降灾剑洞穿这条胳膊,却也卡在了他骨缝里。薛洋弃了一条手臂,大概是绝境,咬紧牙关,人迎着剑上前,任由手臂被穿了个透,骨头和剑刃发出难听的摩擦声,反手一剑刺进了客卿的腹部。他没有停,剑拔出来,再刺,拔出来再刺。客卿松了降灾剑柄,踉跄后退几步,捂着腹部,三四个对穿的血洞,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地往外流。




客卿脸上也没见得后悔,哈哈大笑,任由金星雪浪袍被染成金星血浪,一双眼睛看着薛洋,不屑并着嘲讽,断断续续地说:“我就看不得……你这窝囊……的样子。




“有仇报仇……非要,玩,玩游戏,把自己玩进去……呸!”




他啐出一口血沫,一口气道:“你他妈的算什么薛洋!”




说罢呲出虎牙地笑,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枉杀》







作品推荐:


【薛薛薛薛薛薛薛←→晓】《枉杀》甜向番外


【旅行凶尸】我的养尸日记(连番外)


【薛晓】栽花


【薛晓薛】《分魂幻魄》(一发完结)












 @世纪末 




我真正开始认真读世纪末太太的文是在蛇入梦,蛇的象征意味运用得不能再厉害了,读完一遍再回头去看,就感觉那些细节,伏笔,和隐约的呼应都写的特别好。而且很高产!首页粮特别多,仔细翻翻还能发现以前的。


风格很奇妙,感觉像是日式的碎碎念,又有一种欧美的风格在里面,有点电波的意识流,但是我非常喜欢。









再一次听到“薛洋”这个名字时,晓星尘感觉蛇毒从梦里被咬的那一处,开始顺着血液缓缓向四肢流淌。




  毒素发作得越来越快,一直到后来,他狼狈不堪地缩在地上,双眼的窟窿里流出血色长河,薛洋那些像石头般残忍坚硬的话语,密密麻麻地砸在他身上,砸得他近乎血肉模糊,意识已经涣散。




  他的身体像发烧一般,头脑胀热却又寒冷刺骨,毒素在他的血管内横冲直撞,彻彻底底地炸开来。




  手里的霜华似乎又幻化成了毒蛇,一展炫目的獠牙,一口咬上了他脖颈的动脉。




  许久不见的蛇似乎又出现在了他的梦里,这次是一条布满红色斑块的黑蛇。黑的部分暗无天日,红的部分倒是张扬得刺眼。




  他总感觉那蛇应该是纯黑色的,蛇身上的红块应该是自己的血洒上去染的。




  炽热的血迹看起来火辣辣的,不知道有没有烫到它。




——《蛇入梦》









作品推荐:


【薛晓】蛇入梦


【薛晓】鸟与茶香


【薛晓】温存怀想


【薛晓】我不是来让你吃的


【薛晓】花园之城(一) (连载中)


【薛晓】人鱼与少年(一)(后文在作者首页自寻)(已完结)














 @三万万云潮。 






好美……真的太美了。这位太太也经常被人评价说文笔是高考满分作文,文笔真的是好到没话说,构思也很精妙,感觉像名著一样的笔调,连刀给人的感觉都那么舒服……









——前面是悬崖,后面何尝不是深渊。




瞎子喃喃着,心中思绪万千,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已慢慢靠近,有意地避开碎石,离他咫尺之遥。此时若是轻轻一推,瞎子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他是魔怔了,是受了风寒脑子热,或是其他什么原因,他惊诧地发现自己并不愿意这样做,他宁愿就单单站在那里,宁愿手脚都如灌了铅般,动弹不得。




——向后退。你背后不是深渊,是我。




他听到秋的呼啸,还有时间跌倒的声音。



他不愿再做那个梦,梦里有个瞎子不回头,不说话,万分决绝地坠下山崖,而他还来不及喊出任何一个字。




——《深渊》







作品推荐:


魔道祖师 薛晓 深渊


魔道祖师 薛晓 他年岁月


魔道祖师 薛晓 车


魔道祖师 薛晓 喝茶


【薛晓】两隔












 @巫山与云 






第一次看这位的文是引用的这篇。这个独特的病娇感实在是太适合薛洋了,我莫名得很喜欢这种唯有你我的感觉,对薛洋的拿捏很厉害,战略性装可怜是我的演员洋哥(暴露相声本性)车也很美味!





  晓星尘还是要去碰薛洋的伤口,薛洋就顺势凑近了晓星尘,搂着人的腰往自己这边带,头埋进晓星尘肩窝里,语调也不上扬了,听起来浓浓的委屈之意:“道长,我好冷。你抱抱我呀。” 




  晓星尘被他弄得没辙,薛洋又软声软气补了一句:“道长不愿抱我么?”




  “……不,没有这么想。”晓星尘连忙反驳,给予安慰似的回报了薛洋,手掌还在人后腰处轻轻拍了拍。




  薛洋偏头看晓星尘的侧脸,凑过去在人耳边低说了句:“道长,以后就我们俩个人啦。”




“……嗯。”晓星尘没注意到薛洋话中微变的意思,他还没从阿箐的死中走出来,情绪还是很低落。




  薛洋不接话了,眼眸微微眯起,盛着似是而非的笑意。筹码在他手里,他胜券在握。




——《血/腥爱情故事》







作品推荐:


【薛晓】离析 内含6k车


【薛晓】恣睢


【薛晓】恶


【薛晓】伪善


【薛晓】成美












 @我能摸摸你的金牙吗






这是位比较冷门的写手。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平淡却不平庸的叙事风格,现pa中温馨里可爱的冷幽默(希望不要介意我这么说)也很可爱呀!最近那篇小王子怦然心动的初恋感真是让我爆炸,小男孩真好嘿嘿嘿嘿嘿(变态啊??)希望大家多去日日她的主页!









他的那位朋友当时把他丢在这里,半死不活的,本意是让他在这儿自自在在为非作歹玩几年,可没想到会让他困在这儿。


 


薛洋刚醒来看见晓星尘的时候还在想有十足把握能全身而退。时间如流水过去,他不仅没有抽身而去,还流连忘返,还要作茧自缚。


 


全身而退是从他遇见晓星尘起就是不可能的事。晓星尘于他而言,是诱饵、陷阱和桎梏的三位一体,机关一旦触发就不可收拾。于是一切他乐此不疲的游戏,也都不过是有限的发挥。他走不出去。




他也没打算走出去。就像现在,他出城,还要回头看一眼。城门口看不见义庄,然而他还是回头了。


 


他一边朝前走,一边回头看,像所有早出晚归的生物,妄想着黄昏时能瞧见一盏盼归的灯火。




——《归鸟》







作品推荐:


【薛晓】归鸟


【薛晓】小王子(上)(下)


【薛晓】你看起来很好吃(一) (后文作者主页自寻)(连载中)












 @云初岫 




*回血喵太太食用晓薛晓(精神晓薛肉/体薛晓)←本人语


故博内有大量晓薛出没,注意避雷。










*因为全是肉所以不作引用啦,回血喵太太的肉真的相当美味……










作品推荐:


【薛晓】惊蛰(养父子R18)


【薛晓】炖肉三十题(强制爱走向)


【薛晓】炖肉三十题2(强制爱走向)








 @洋葱小源  




*小源太太食用晓薛晓。


故博内有大量晓薛出没,注意避雷。








霜华真的是让我念念不忘了很久,最爱最后那句“世人不懂”,我想这也正是薛晓之间的感情,只有他们自己明白他们之间是否的确存在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意。当然我还是选择相信他们喜欢过彼此的!薛晓is rio(停一下


那篇孤岛我也很喜欢。而且也很认同和欣赏太太对于同人创作的一些独特的见解,情节走向和节奏都拿捏的很好,安利给大家。










晓星尘半是无奈半是好笑,解了背上的剑递到他伸出的手里,“你何必总和阿箐过不去,她还是个小姑娘,你让让她。”




薛洋委屈巴巴地“哦”了一声,小声埋怨,“道长偏心。”




晓星尘便笑:“莫要胡言乱语。”




“那你说,我同小瞎子,你更爱哪个?”




“阿箐是女儿家,我怎好说这种话。”




“那便是更爱我咯?”薛洋不依不饶道。




晓星尘只好应道:“嗯。更爱你。”说到这里,他耳根竟然微微地泛上点红,转而道,“我去厨房帮忙,你且歇一歇。”





薛洋于是满意地放开他,拎着霜华走到一边去,放在墙角立好。他站在原地想了想,从袖中抽出降灾来,也连着鞘靠在了霜华旁边。




两把剑,一把冰蓝,一把墨黑,靠在一处,降灾鲜红的穗子垂在湛若霜雪的剑鞘上。




——《霜华》









作品推荐:


【薛晓】霜华


【薛晓】孤岛(一)(二)(三)改bug重发












 @元旦(。・ω・) 






*博内有晓薛出没。注意避雷。






风格多数时候明快有趣,但正经起来时候又能看出出色的文字功底。感觉人应该也是个活泼向上的姑娘。很喜欢她的那辆车,这个乌龙太可爱了看的时候一直忍不住笑。车技很好。









“释尊不忍心伤害无辜的鸽子,又不愿让老鹰白白饿死。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晓星尘抬头凝视着薛洋,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这句话明明是释尊所说,却从晓星尘口中说的无比坚定。薛洋的神色明显一愣,蹙着眉头看向晓星尘。故事的结局他是知道的,那位释尊割完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肉喂给了老鹰。


 


“道长有话直说,干嘛和我玩这种暗喻?”薛洋顺着系在两人手上的麻绳,一把将晓星尘扯到自己面前,这突如其来地靠近险些让晓星尘重心不稳地摔倒,却被薛洋一把扶住。


 


薛洋凑近晓星尘的耳边,低声说道:“谁知道老鹰最后有没有放过鸽子呢?天真的道士,真以为自己能拯救苍生,真是笑死我了。”


 


“你相不相信,三日后的清谈会上,就算我的罪名板上钉钉,我也不会死。”


 


晓星尘瞳孔猛地一缩,世家的道貌岸然、手段龌龊早就出乎了他的想象。他闭了闭眼睛,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那我就追着你。”


 


“永远,殒身不恤。”




——《月老什么的不干了啦》



 






作品推荐:


【薛晓R14+4】《我真的只是来按摩的啊!》


【薛晓】《学校里的玉兰树成精了?(上)》(白色情人节贺文) (连载中)


【晓薛晓无差】《月老什么的不干了啦》第一章 (后续作者首页自寻)(连载中)












 @以疯带扬邪






失痛是我薛晓初恋啊。初读并不觉得多难过,但后来就发现后劲太大了,每次读心里都有像针扎一样的疼痛感,是很带感的文风,隐约的冷幽默,并不会刻意的强调那种虐的感觉,但可能正是因为叙述时的云淡风轻,才能让人在体会到平淡语气后巨大的情感时心头一颤吧。文字张力真的太厉害了,她的文章有魔力啊!!


作品只有失痛一篇,但个人认为是我心中一篇很难超越的薛晓。足够回味很久。









二十八岁那年他蜉蝣般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人生二十多年来严重欠缺的痛觉好像在死亡前的一个时辰里尽数给他还了回来,胸口疼的叫人精神恍惚,薛洋在某种熟悉的极端中反反复复地想——他把他的晓道长弄丢了。



这个念头如同魔咒。薛洋任由苏涉从他衣服里翻找出阴虎符,周身皆是血污。



他的一生走马灯似的在眼前过,桩桩件件,前半生冷漠,后半生痴狂。那短短几年困了薛洋一辈子,赔上了他一辈子。可是薛洋一点儿都不后悔,他还想不知悔改地抓住梦境里的晓星尘,对他说:“别不要我好吗,我爱你”。



薛洋知道那把悬在天灵盖上的镰刀从未移开过,他万死难辞,不过他扛着这条命一路鲜血淋漓的走,一路披荆斩棘,血气方刚。



现在那把刀终于要落下来了。




——《失痛》 







作品推荐:


〔薛晓〕失痛












 @越離 






笔调温馨清淡,相当舒服,写束发时那种温柔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但可能是因为他俩命中注定的结局实在是太虐了,看时还是觉得鼻头一酸。多希望时间能停在那刻呀。


也很喜欢摘星那种正剧感。(虽然大概是坑了)









“别让阿箐发现了。”晓星尘笑着说,而后转身去了厨房。




薛洋看着手里那颗糖,默默地将它握了握紧,然后藏进了衣服里。




他在大门外悠闲地坐着,落日的余光照在他脸上,让那张原本就年轻的脸愈加的容光焕发。




远远走来一个撑着竹竿的少女,眼看就要走近了。




薛洋笑嘻嘻地喊了一声:“小瞎子?”




阿箐不喜欢听他叫她小瞎子,果然又生气了,一路敲着竹竿就骂过来了。骂来骂去也就是那么几句,薛洋都会背了。但这次他一句也没有反驳,毕竟他获得了额外的奖励,毕竟阿箐没有,毕竟他觉得他拥有了这世上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得到的唯一的礼物呀。




——《束发》







作品推荐:


【薛晓】束发(短篇/完结)


【薛晓】红尘客栈(短篇/完)


《摘星》第一章 梦晓 (后文作者首页自寻)(连载中








 @载川 






*载川太太食用薛晓薛,故博内有大量晓薛出没。






啊!我喜欢昨夜星辰里可爱的小道士星!


文风多变,各种题材都能驾驭。段子有趣又可爱,正剧也好。


(就是更新有点慢)









晓星尘大概是真的累了,没过多久,榻上便传来绵长均匀的呼吸声。




薛洋轻手轻脚替晓星尘掖了掖被角才离开。




他心情很好地准备回屋睡觉,刚走到转角,就被某个气势汹汹的黑影推到了墙上。




薛洋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劈头盖脸一顿骂甩了过来:“王八蛋!坏东西!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哎哎哎。”薛洋认出对方的声音,不耐烦道,“大晚上的,瞎嚷嚷什么呢你,扰民啊。”




“我看到了!”阿箐气鼓鼓地说,“你趁我师兄睡着的时候偷亲他!臭流氓!”




“别他妈血口喷人。”薛洋一看她就烦,“真有那种好机会我怎么可能就亲一下那么简单。”




——《昨夜星辰恰似你》







作品推荐:


【薛晓】昨夜星辰恰似你 / 01(后文作者首页自寻)(连载中)


[薛晓]师父你瞎啊,小师弟想睡你啊!!!(楔子)(后文作者首页自寻)(已完结)


 (薛晓薛无差)


薛晓薛的段子汇总


【薛晓】引魂


【薛晓】因果












 @纸巾Jr 






啊,我第一次看纸巾太太的文是情人与猫,在现pa里埋了原作的梗让情猫读起来不是单纯的甜,而有一种跨越千山万水终得相守的感觉,以至于我看到结尾几乎要掉下泪来……


文笔很流畅而且有画面感,再世是我心中数一数二的原著糖,对人物的性格拿捏的很好,贴合原著。而且糖刀(举例不赦)都写的很好。真的是我心中白月光。









大概是曾经目盲的生活让他习惯了黑暗,道人的指尖轻而易举碰到少年的脸庞。薛洋脸侧一阵冰凉,他手指一抖,在自己明白过来之前已经掐着对方下颌吻过去。少年野兽似的凶猛的力道迫使道人后退两步,后背撞在刚关好的柜门上。晓星尘一手撩起他额前碎发,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能辨认出对方眉目的轮廓,他眼里像有一团火在烧,从那暗无天日的眼底燃起来,在毫无章法的唇齿舔吻间滚烫着,他忽然觉得有趣,亲吻间隙便漏出一个气音来。




薛洋却误会了,分开一点低声道:“你叹什么气?”




他笑一声,轻轻摇摇头:“我看你像头饿急的狼。”




少年舔舔湿漉漉的嘴唇笑道:“是饿太久了。”




——《再世》







作品推荐:


【薛晓薛】再世|中短一发完


【薛晓|一发完】情人与猫 (番外一走这里→【薛晓】【知乎体】当明星助理是种怎样的体验? 番外二走这里→【薛晓】【论坛体】有人看过这个知乎回答吗,感觉料很足的样子(链接见内)


【薛晓薛无差】“你能唱首歌给我听吗?”


【薛晓|一发完】不赦


【薛晓】白驹跃隙


【薛晓|原作向衍生】起题目真的好难


【薛晓|原作走向】一个没有星星正面出场的薛晓


【薛晓】818高三七班新来的化学老师跟我们班主任不得不说的故事









评论

热度(1833)

  1. 帅比阿T爆炸恒星 转载了此文字
  2. 教授家的施坦威爆炸恒星 转载了此文字
  3. 何故爆炸恒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