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的施坦威

Héroe(17)

这篇文写的真是太好了,也可以看作是盾冬AU,另外包子和CE太可爱啦

NULL:

Héroe




CP:Chris Evans × Sebastian Stan


   Steve Rogers × James (Bucky )Barnes




Attention:


一切RPS均属虚构,请勿考究










17


 


“嘛——虽然我是没什么所谓啦...不过难得你们都翘了下午会议了,是去约会么?”


 


 


Steve正在收拾着教学用的枪械,在他旁边的黑人同事挤过来这么说了,他刚想要说些什么,可手机却早一步传来短信。


所以他决定暂时忽略隔壁的人。


 


—我准备好了,在车库等你。


 


顾不上身旁偷看的人嚷嚷着‘哎呦妈呀闪瞎眼了’,他迅速收拾好物品麻利地签上字,随后转身拍了拍他同事的肩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准确来说,是‘四人约会’。”


 


 


 


曼哈顿的早晨阳光明媚,可Chris却感觉人生从没如此昏暗过。


在他不远处的青年正在镜子前摆弄着头发,并用优雅的姿势给手腕处喷上香水,顺便整理了一下手表的绑带。


 


他们刚刚结束了地狱健身课程,他的室友洗了一个澡,身上是香水与沐浴露融合的清爽气息。他今天挑了一件合身的印花T恤,再配上深色马甲外套,黑色紧身裤勾勒出他姣好的腿型。


他们会去吃一顿丰盛的午餐,接下来还要逛街,直到看完一场电影再回去。


 


一切都那么美好。


除去和他们一起的人还有对方的哥哥,以及哥哥的男朋友。


 


他回想起昨天的对话。那句软绵而带着请求语气的‘你会去的吧’,瞬间让他所有的理由绞杀在喉咙深处。


正如此刻他们坐在名为‘Tapas & Cáfe’的餐厅,青年喝着杯中的蜂蜜苏打,小心翼翼地问着‘你会不高兴么’,而他只能笑着回答‘我很期待’。


 


“太好了,希望我们能有一个愉快的下午!”


 


青年似乎是终于放心了,口中咬着那精致的餐前小吃露出微笑。煎金枪鱼块的罗勒酱沾到了他的嘴角,他却毫不在意地用舌头舔了舔。


Chris忽然很想叫服务员帮忙把空调开大一点。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金发男人穿着一件休闲的运动外套,带着鸭舌帽的造型看起来轻松随意。Chris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露出友善的笑容。


而紧随在他身后的棕发男人则往前几步坐在了青年隔壁,伸出手开始揉捏着对方的手臂。


 


“...哼,还不错。”


 


似乎是地狱式健身得到了不错的效果,James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在他一旁的Sebastian则挽着他的手臂哭诉教练先生实在太专业太可怕了,得到的是来自他哥哥‘下一个假期继续’的命令。


青年眨了眨那湿淋淋的灰绿色眼眸求救地望向Chris,而男人则用口型说着‘不用担心,我会陪你的’。


 


这样的小动作当然逃不过现任搏击教练的眼睛。Chris还没来得及收获来自青年的感激微笑,就猛然发觉自己被一道凌厉的眼神上下扫视着,他连忙机械地转过头。


 


“那个,Barnes先生,你好。”


 


回答他的是依旧冷冽的目光。在长达半分钟的打量后,James冷漠地‘哼’了一声,随后凑到Sebastian耳边嘟囔了些什么,而青年则露出尴尬的表情瞅了他一眼,然后艰难地点了点头。


你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啊,在餐桌上公然说悄悄话真的好么!而且拜托你别再用那样的眼神打量我了,我发誓我没有想着你的弟弟在浴室打手枪...额,至少今天早没有。


 


导演先生感觉很心累。难道男人和男人的休闲活动不是在球场挥洒汗水的么,还是说就只有这两兄弟比较特别。


他决定放弃‘用黄色笑话拉近彼此距离’这一项,因为他有预感那不会是个很美的画面。


 


 


“Chris你的身材看起来不错的,平常有去健身么?”


 


在他旁边的Steve这么说着,Chris回过头看了看对方与自己分量相当的胸肌以及明显比自己大一圈的肱二头肌,点了点头。


 


“偶尔也会去游泳,街头篮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哦,那确实是——”


 


还好这边还有一个能正常对话的人。导演先生这么想着拿起菜单,来过这家餐厅的只有他一个人。


金发男人表示无所谓但希望不要有辣的食物,James一如既往地无视他。而在他隔壁的Sebastian则认真地说着‘James喜欢吃甜的’,结果瞬间被自己兄弟扼住了脖子。


 


 


“这个是‘那个S·R’的手绳?!”


 


Steve给坐在对面的James递了一杯加了盐的温开水,上了一个上午搏击训练课的他需要补充盐分。在他旁边的Chris看到他手腕上红蓝白相间的手绳,发出了惊叹。


 


“额?嗯——是的,有什么问题么?”


 


“这实在太酷了!!这可是限量发售的不是么,就只有在那场画展的时候作为纪念品,我记得只有不到一百条!S·R可是我最喜欢的插画艺术家,特别是Buck——”


 


他的音调有点稍稍变高了,在他隔壁的Steve立刻按了按他的肩膀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并用眼神示意着好奇地望向他们的两兄弟。


Chris有点不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连忙把话题扯到街头篮球,两个人倒是也聊得挺愉快。


 


 


“他们相处得不错...”


 


James拿起酒杯淡淡地说着,在他旁边的Sebastian似乎很高兴看到这一幕,嚼着口中的食物露出软绵绵的笑容,而他的哥哥则毫不客气地捏了捏他的脸颊。


 


“听说那部微电影开拍了?”


 


“嗯...是的,就是我之前在电话里和你说起的那部。”


 


他们确实有聊起过那部电影。


James在听到自己弟弟忽然变成了主角时还是稍稍惊讶了一下,不过听着从话筒那端传来的期待语气,他还是回了句‘还以为有与女主角的床戏结果竟然是部基佬片,看来我还真要带你去检查一下括约肌’。


 


他的弟弟则一如既往地被逗得发出尴尬又气愤的喊叫声。


 


 


“嘛...你开心就好。”


 


他喝了一口酒小声地说着,在他旁边的青年咬着叉子不解地歪了歪脑袋,而他的哥哥却只是摆了摆手。


 


 


 


 


午餐后才是正题。


Chris看着紧挨着肩膀走在前面,驾轻就熟地谈论着自己听过或没听过的各种品牌的兄弟两人,终于明白那天他们在超市的那一幕还是有迹可循。


 


在他隔壁的金发男人似乎挺高兴的,细问之下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是第一次陪两兄弟逛街,不过当听到‘James他们似乎每个月都会进行这么一次,在Sebastian十五岁就开始了’时,还是由衷地对两兄弟的理财方式表示担忧。


这么说着的时候Sebastian就把James拉进了前面的HUBLOT,后面两个身材健美的男人紧跟着进去,出现在店门口的四位帅哥瞬间点燃了销售小姐们的热情。


 


两兄弟所在手表柜台很快就被围满了,坐在不远处沙发的两位男士明确表示自己只是陪同。


 


 


“所以...其实Steve你是就是S·R?”


 


趁着两兄弟都不在,Chris终于好不容易问了这个问题。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而在他隔壁的Steve则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是的,不过这几年我都没有出新的作品了,想不到还有人记得。”


 


“怎么会忘记!天哪,这真是——你的画我太喜欢了,无论是‘Steven’还是‘Bucky’——”


 


说到这里他似乎猛然想起些什么,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望向柜台处的两兄弟。Sebastian似乎看中了一款手表,正戴在手腕上比划着,而在他隔壁的James则拿起了另一款。


 


Bucky,是一只有着金属左前腿的雄鹿,而Steven则是一只背部有着红蓝白盾牌图案的雄鹰。他们生活在一个名为‘SHIELD’的森林里,是一个关于暗恋与守护的温暖故事,也是插画艺术家‘S·R’的成名作与唯一作。


 


Chris是在几年前的画展上看到这个系列的插图,柔和的笔触瞬间吸引了他。不过作者却是个神秘的人,他的画集只有两本,个人展也只是在一个篮球场般大的展厅里,甚至连宣传海报都没有。


每位入场者都得到一条手绳作为纪念。可那天Chris却因为广告项目而迟到了,结果只能和那条他心心念念了很久的手绳擦肩而过,这让他懊悔了很久。


 


 


“这,这真的很荣幸——那个展览我去看了!你的故事真的非常感人,非常...温柔。”


 


作为一个总是被朋友吐槽‘汉子身少女心’的人,Chris十分欣赏故事里‘Steven’的默默守护,以及笔触与字句之间传达的温馨与希望。在故事的最后‘Bucky’为了守护对方而掉下了悬崖,‘Steven’则久久地盘旋于雪山峭壁间思念着他的爱人。


 


这个结局可是赚了他不少同情泪,但合上画集后更多的却是满溢出心底的幸福与希望。


因为在画集的最后是一张还未上色的草稿,午后阳光下是相互依偎着的两只小动物,轻松而流畅的笔触记录着它们曾经度过的幸福时光。


 


那时候Chris就在想——是不是作者在现实中也有着这么一个苦苦思恋着的人呢?


如果是真的,那该是多么悲伤的事情。


 


而现在,‘Steven’兼作者就坐在他隔壁,注视着站在柜台前的‘Bucky’。并不是在什么险象丛生的悬崖峭壁上,他的眼神却是如出一辙的温柔而宠溺。


窗外是曼哈顿午后温和的阳光,店里播放着轻柔的歌曲,他们都平淡而真实地活着。


 


果然把幻想作品与现实生活搅混了可不太好呢。虽然是这么想着,他还是阻止不了自己那越发潮湿的眼角。请原谅他,他可是这个系列的忠实粉丝。


 


 


“虽然这么说有点突兀...但是,我还是由衷地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Chris抬起头这么说,在他对面的金发男人愣了愣,不过随后还是露出温和的笑容,并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表示感谢。


 


看,这才是男人的相处模式嘛。


不——对于远处各自拿着一款手表走到收银台的两兄弟,他表示没有任何意见。


 


 


看着销售小姐接过那两只手表,Chris连忙走上前,Steve在后面来不及阻止,可他却已经打开钱包掏出了自己的卡。


 


“这个我来付吧。”


 


想用礼物来获得好评的导演先生对隔壁的青年眨了眨眼,可回应他的却是来自青年的哥哥的,几近于零度的凛冽声音。


 


“你的意思是——觉得我没钱付么?”


 


Chris猛地摇头并颤颤颠颠地把卡收了回去。


 


 


“Bucky他不喜欢别人替他付款,他说这样显得他像个娘们似的。”


 


Steve在他身后拍拍肩膀表示安慰,Chris保持着与两兄弟的安全距离,心里默默地吐槽着‘这么热衷于购物就不像个娘们了么’,不过看在那隐隐约约出现在James腰间的枪套份上,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三个小时下来,他们四人站在电影院门口,Chris和Steve手中都拿着数量可观的购物袋。有几位女士好奇地走过来问是不是有名牌的卖场打折,两人指了指站在远处纠结着看哪一部电影的两兄弟,表示具体请询问那两位,而且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


 


那几位女士露出了夹杂着震惊与羡慕的表情悲伤地离开了,Chris回过头问了一下Steve关于James薪酬问题。


金发男人微笑着说出一串数字,大导演先生默默地握紧了拳头表示要努力赚钱。


 


 


距离电影开场还有半个小时。


Sebastian用灰绿色的眼睛瞄了瞄一直被自家哥哥处于忽略状态的Chris,接过后者手中的纸袋紧随着Steve去了停车场,留下剩下的两人大眼瞪小眼。


 


“要不,我们去买点饮料和...爆米花?”


 


看着对方摸上枪套的手,Chris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问了这么一句,然后无比庆幸对方在听到‘爆米花’后舒缓下来的表情。


买爆米花的队伍并不短,他们各自拿着两杯饮料站在队伍中间。站在前面的James眼神在奶油与巧克力之间飘忽,Chris在心中默默地祈祷另外两人在自己被毙掉前及时赶回来。


 


遇到紧急情况时保持淡定沉默是第一生存法则。大导演先生是这么想着的,可站在他前面的男人却忽然开口了。


 


“我看了你的医疗记录——”


 


果然最后还是查了自己的社保账号了么,Chris默默地为自己抹了一把同情泪。他很想问一句‘大神你究竟是用何种方式得到的’,这似乎能为他下一部悬疑动作片做一个很好的素材收集。


 


“焦虑症。”


 


听到平淡的声音说出那个医学词语时,Chris愣了愣,不过随后还是努力使自己的表情显得冷静。James回头瞄了他几眼,不动声色地继续开口道。


 


“非家族遗传案例,主要表现为急性焦虑。对于突发事件无法保持良好的自控能力,病人有隐性的控制过强倾向。严重时会出现过度呼吸症状。”


“你的病历上有百分之四十五是与焦虑症相关。”


 


James注视着眼前的棕发男人,对于自己熟知他病例报告的事情显然他需要接受的时间。他转过身面对着Chris,男人的呼吸频率明显变得错乱,正如报告上所写的那样。


 


“这件事,你告诉了Sebby么?”


 


良久,男人才稳定了呼吸。听到James的问题,他点了点头,并回答着‘他一直都知道,而且我们遇见时就是我病发时,Sebby他救了我’。


而回应他的是James脸上了然的表情。


 


“事实上,我现在也有这样的症状,但为了避免药物依赖我没有服药。Sebby...Sebastian他,他一直都知道,并总是在我将要情绪失控时安慰我。”


 


这么说着他回想起那天晚上在他房间的拥抱,让他眷恋的,宛如冬日下午的阳光一般。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James哼了一声。


他喝了一口手中的饮料,碧绿的瞳眸再次对上Chris,眼神带着的是历经战火后遗留下的干练与凌厉。Chris感觉到被对方的气势压迫着,即使James的身高与他相当。


 


“但这样下去总会有他无法控制的时候。就在我们刚刚的对话期间,你的呼吸速率就加快了不少,而我甚至还未对你做出任何具有威胁性的事情。”


 


“你对自我控制的欠缺使我有理由怀疑——你会出于个人精神问题,而对Sebby做出危害他身心的行为。”


 


“光凭这一点我就无法允许你们继续交往下去。”


 


 


听着最后一句话从对方口中说出,Chris瞬间感觉那种熟悉的窒息感蔓延至胸腔,瞬间他的肺部就像是被无形的镊子钳住了一般,刺痛的感觉让他呼吸困难。


他抓着纸杯的手微微颤抖着。他明白这是征兆,就像他上一次在电梯前倒下那般,虽然这也使他遇到了那个有着灰绿眼眸的男孩。


 


是的,Sebastian,Sebby,他那甜蜜的室友。有着同龄人的活力,似乎是天性般的善良体贴,偶尔却流露出帅气而成熟的一面,绚丽得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如果,自己现在在这里倒下了,那个男孩肯定会担心的。他会毁了这场美好的聚会,明明Sebastian是那么的期待,认真地做准备,甚至在发现自己和James关系僵硬时努力地制造出空间让他们相处。


 


可是他才是作为年长的一方啊。


而意识到这些让他越发感激那个有着柔和微笑的青年,感激他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拯救了自己,感激他总是尽力地为自己着想,在自己失落时给予的鼓励。


 


以及当自己转身背对他时,那灰绿的眼眸中流露的缠绵与温柔。


 


 


“我不会让这些发生的。”


 


他抬起头直视着对方,肩膀还因为呼吸不稳而微微颤抖着。


 


“我喜欢他。所以只有一点征兆,使我感觉我会做出伤害他的事,那么我会选择立刻从他眼前消失。”


“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无论是来自我还是其他人。”


 


他说着这些时音调并不小,隔壁队伍的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而在他面前的James用碧绿的眼眸盯着他,仿佛是要透过他的肉体审视他的灵魂一般。


 


但若是真的把灵魂暴露于太阳之下又如何呢?


他喜欢Sebastian,那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此时的他决定不再隐瞒这一切,即使是在对方的哥哥面前。


 


因为就像当时刚刚患上焦虑症的他一般,隐瞒所带来的只有病情的加重,最后是失控,伤害到了身边的人,使自己重要的人为此而哭泣。


而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希望看到那双灰绿的眼眸流出泪水的。


 


 


James终于收回了审视他的目光。


 


“小子,说得不错——”


 


他这么说着,眼神中第一次对自己所流露的赞许。


 


“希望你不是那种只会说着好听话的废物。要知道,我的枪口可以在任何环境下瞄准你的脑袋。”


 


Chris连忙后退一步做出投降的姿势。James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转过身把目光重新放在了奶油爆米花与巧克力爆米花之间。


 


“那孩子——总是在电话里嚷嚷着让我多点了解你,说什么在了解你之后就会发现你是个非常优秀的人。每次都滔滔不绝地说着你们生活的细节,语气激动得就像是小时候第一次在我面前弹钢琴那般。”


“看来,为了Sebby,我确实要开始尝试了解你了。”


 


前面的人依旧语气淡漠地,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而在他身后的男人愣了愣几秒,随即往前一步站在了对方隔壁。


 


“那——不如从两桶爆米花开始,如何?”


 


“哼——听起来还不错。”


 


 


 


“你很担心么?”


 


 


他们把战利品放到了车后箱。Steve看着那塞得满满的购物袋还是忍不住表示惊叹,而他身旁的青年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嗯...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好好相处。”


 


“那你为什么还留下他们两人独处?Bucky似乎有点不待见Chris。”


 


走进电梯,看着露出担忧神色的青年,Steve忍不住这么说了。可青年皱着的表情只是维持了几秒,随后却迅速舒展开来。


 


“我觉得,他们只是不了解对方而已。就像刚开始我不了解你那样。”


 


“不过现在我却是很放心,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陪伴着James,直至生命所能达到的尽头。”


 


意识到自己忽然说了微电影的台词,Sebastian小小地吐了一下舌头。在他身旁的金发男人沉默了几秒,随即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你,愿意在那时候相信我的话。”


 


他用诚恳的语气说着,而青年则是对他露出微笑。


 


 


“其实,让我完全相信你的,是因为那时候在病房,我看到你吻了James。”


 


 


他怎么会忘记呢。


那天他抱着从陌生男人那里得到的剧本赶至医院,却被护士告知James已经睡了。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病房前,透过玻璃他看到那个自称为自己哥哥的男朋友的男人站在了床边,倾身吻上了自己哥哥的嘴唇。


 


“抱歉,或许我应该早点鼓起勇气的。”


 


他这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四方形的小盒子,缓缓打开后,一个有着银色光芒的小圆环静静地呆在那里——是一枚戒指。而躲在窗外的Sebastian则是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他看到男人托起James的手,认真地吻了吻对方的手指,随后小心翼翼地替对方戴上那枚戒指,眼神虔诚而深情。


 


“Bucky,我们并不是相遇在一个美好的时刻,而我们之间也并没有平常爱人所拥有的幸福回忆。情人节那天,当别人漫步在霓虹灯下细述爱语时,我却只能在充满尸体与硝烟的战场上给你一个不太温柔的吻。抱歉,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义爱,去定义感情,我甚至不知道这个小圆环能代表些什么,而当你戴上它之后,我们之间是否会变得更好。”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我只想让你知道你对我是如此的重要,就像直到这一刻之前,我都无法想象除了你以外,还会有谁值得我说出这一番话。”


 


“你愿意与我共同生活么?即使你早已住进我的心里。但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肯定,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也在你心中拥有着同样的位置。”


 


在那之后是良久的沉默。Sebastian站在门外,重症加护病房的走廊充满了消毒水的气味,白炽灯冷漠而刺眼。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求婚地点,何况你的伴侣因为打了麻醉药而陷入昏迷。


 


但是,他却还是感觉到泪水划过脸颊带来的酥痒感。他看到男人无奈地叹了叹气,小心翼翼地摘下那枚戒指收进盒子里,并握着对方的手继续守护他的睡颜。


 


青年悄悄吸了一下鼻子,轻手轻脚地往医院出口处走去。


 


 


 


“你...你都听到了?”


 


电梯里,高大的金发男人头上飘着粉红色的蘑菇云,脸上的红色浓郁得似乎有触发火警报警器的趋势。


他隔壁的青年点了点头,露出狡黠的笑容。


 


“是啊——你可要抓紧时间,保不准我哪天说梦话时就不小心告诉James了!”


 


所以,你还是努力吧。我的哥哥可不是这么容易被攻陷的人哦。


 


了解到对方的话外之音,金发男人笑了笑,看来他还是不要告诉对方——其实他的哥哥在昨晚答应了他的告白。


 


 


电梯门打开,走在前面的棕发青年脸上是洋洋得意的笑容,而在他身后的金发男人双颊带着诡异的红色。


 


可当他们来到影院等候区,看着两桶分量可观的爆米花,一脸凶狠地嚼着爆米花的James以及低头坐在他旁边一脸‘嘤嘤嘤好可怕我要回家’表情的Chris,猛然体会到了‘人生比电影更精彩’这句话的精髓。


 


 


好吧,虽然《Captain American:The Winter Solider》是部不错的电影,就是主角和主角基友的脸实在太有即视感了。


 


Steve看哭了,James还是没说出来他为什么生气。Chris在前一位的眼神威胁下表示什么都不会说。


而最终Sebastian还是在回程的路上用软绵绵的语气使大导演先生招供了,虽然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过,这终究是个不算太坏的约会不是么。虽然至少有两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在约会。


 


 


 


 


“你好,麻烦给我两桶爆米花。”


 


“一桶要奶油味一桶要巧克力味。”


 


 


“这位先生,你有个会请你吃爆米花的男朋友还真幸福呢~”


 


 


 


“男·朋·友——?”


 


“请——?”


 


 


“... ...”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80)

  1. 教授家的施坦威NULL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文写的真是太好了,也可以看作是盾冬AU,另外包子和CE太可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