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家的施坦威

博克岛的魔法鱼

Dragon's Den:

第一篇驯龙记同人文。当时刚刚看了一点点原作,于是想写个童话风格语言稚气的故事,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篇。

********************************************************

《博克岛的魔法鱼》

 

作为一条身心健康的龙,没牙牙偶尔也是想享受彻底自由自在的生活的。

 

比如现在,小嗝嗝还在呼噜呼噜地睡大觉,没牙牙却焦躁得不行,他觉得不活动一下四肢就受不了啦!就连平日里看起来很温馨的小木屋,现在也活像个笼子似的,逼仄又昏暗。

于是他从窗口跳出小屋,跑出村庄,在树林里快乐地穿梭,惬意的风掠过他的翅膀和尾巴。

他快乐地吼叫着,越跑越快,脚下像生了风,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来到了博克岛的另一端。

没牙牙纵身一跃,跳上沙滩舒舒服服地趴下,舒展翅膀沐浴阳光,感受夹带了腥味的海风扑面而来,风中有鱼的香味,搔得他的鼻子直发痒。没牙牙正想在被太阳烤得暖烘烘的细沙里打几个滚,肚子里却传来一阵夸张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呼呼——呼呼呼——

 

他叫了几声,意思是:小嗝嗝我好饿!想吃鱼。

没人回应,没牙牙扭头一看,身边空荡荡的。他这才想起小嗝嗝还在家里呼呼大睡呢!昨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朦胧中看见小嗝嗝坐在桌前摆弄什么东西……啊啊,先不想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很饿。小嗝嗝不在,就没有人来给他捧上满满一筐的香喷喷的鱼,没有鱼,就得继续饿肚子。

 

只好亲自动手了!

堂堂夜煞,也不会真的就被捕鱼难倒嘛。

 

折腾了好半天,没牙牙湿漉漉地爬上沙滩,满意地巡视他的战利品:什么鲔鱼啦沙丁啦带鱼啦鳟鱼啦鳕鱼啦,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算得上是一顿丰盛的早餐。一堆素色的鱼当中,有一条怪模怪样的粉红色的鱼格外醒目。没牙牙不认识那是什么鱼,不过管他呢!反正不是鳗鱼就是可以吃的。

没牙牙满意地仰天长啸一声,正准备享用自己的早餐,却听见了讨厌的声音。

这种叫声和翅膀拍打的声音……肯定就是恐怖龙了。

 

这些小型龙不擅长捕猎,成天爱抢别的龙的食物吃。每次打劫都是一大群一哄而上,盯着这条防不住那条,因此其他种类的龙总是特别反感这些小家伙,没牙牙也不例外。

他用前肢护住来之不易的早餐,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喉咙间滚动着威胁的低吼声。好几条恐怖龙被吓住了,在空中盘旋着不敢上前,但有两条大胆的家伙直接冲了上来,一条去咬没牙牙的尾巴,另一条趁着他注意力转移的瞬间叼起一条鱼就想溜。

 

聪明如没牙牙,怎么会上当呢?他尾巴用力一挥甩掉身后那个小讨厌鬼,同时张嘴咬住另一条恐怖龙试图偷走的鱼——就是怪模怪样的粉红鱼。再奇怪,也是自己辛辛苦苦抓来的,怎么能被别的龙占便宜呢?

两条龙正拉拉扯扯地相持不下,突然视线就被一阵粉红色的烟雾模糊了。

悴不及防的没牙牙被烟雾呛到,一挣扎,不小心就让粉红鱼直接滑进了喉咙。

他伸出前肢使劲揉鼻子,终于不痒的时候,面前的烟雾也消散了。

 

视界一清晰,没牙牙就觉得不大对劲。

面前的小不点恐怖龙,怎么变大了?!

不对,不光是恐怖龙,鱼也变大了。

 

怎么回事?没牙牙疑惑地叫了一声,耳中分明听到了自己发出了不像自己的尖细叫声:

咕咕——咕咕咕——???

 

没牙牙慌张地抬起爪子伸到眼前一看:草绿色的鳞片,深灰色的利爪。

不、不可能吧?再看看尾巴是什么样子的好了!他慌了神,拼命地打着圈儿试图捉住自己的尾巴看个究竟,却怎么也够不着。

这时候,早餐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成群飞来的恐怖龙也已经不重要了。他得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兄弟,你怎么不吃呢!来来来,这条鱼给你,再不吃就被大家分光啦。』

没牙牙还追逐自己的尾巴,有条恐怖龙凑了上来,很亲切地递上一条沙丁鱼。

这些鱼都是我的,抢了别人的东西还装什么客气呀。没牙牙恼火地想着,懒得搭理对方。

 

『那头夜煞也真奇怪,怎么突然就没影儿了,留下这么一大堆鱼给我们,该不会是好心吧?』

面前这条橙色的恐怖龙丝毫不介意没牙牙的无视,自顾自说个不停。

等等,我不是还在这里吗?这岛上明明没有其他的夜煞。这家伙在说些什么胡话呢!

又一条恐怖龙飞了过来,他的体格比其他的同类强壮一些,看样子是这群龙的首领。

 

『小子,快吃。等会儿大家伙要飞往龙之岛。饿着肚子没力气,会掉队的。』

看起来凶巴巴的首领,口气倒挺温和。

 

『等等,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没牙牙停了下来,疑惑地问首领。

 

『不是你,还能是和谁呢!』

首领被逗乐了,发出吱吱吱的声音,这就是恐怖龙的笑声。

 

『我和你们可不是一伙的。』

没牙牙没好气地说。攀什么关系呀?先把我的鱼还过来!

 

『啥……?难道这里还有别的恐怖龙群?』

这下轮到首领混乱了,他紧张地东张西望。

恐怖龙最大的特点就是爱打架,明明是群小不点,可族群之间却成天斗来斗去的。

这是一群把精力几乎都花在偷东西吃和打架上的淘气鬼,也难怪不擅捕鱼了。

 

『我哪里像是恐怖龙了。』

没牙牙骄傲地舒展翅膀挺直身子,却不料周围一圈恐怖龙哄堂大笑起来。

 

『这家伙脑壳坏了!』

『大概是被他的族群赶出来受刺激了吧!』

 

『居然说自己不是恐怖龙!难道你是夜煞?哈哈哈哈哈!』

一条叫声沙哑的深绿色恐怖龙挑衅道。

 

我就是夜煞,没牙牙郁闷地想。这群小讨厌鬼才是集体脑壳坏掉了吧。

可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为什么这群恐怖龙居然有着和自己一般大的体型呢?

恐怖龙明明是群龙之中体型最小的一员啊!

 

『大家别欺负他了。看他紧张的,都吓坏啦!』

一个雌性的声音响起。

那是条水色的恐怖龙,她费力地挤出龙群,凑到没牙牙身边,用脑袋蹭蹭他。

 

『别害怕!大家都很好心的。你是和自己的族群走散了吗?要不然干脆加入我们吧。』

雌龙对没牙牙说道。

 

『可我不是恐怖龙,我是夜煞。被你们抢了食物的夜煞。』

没牙牙恼火地强调了一遍,又引起一阵哄堂大笑。首领大吼了几声才镇住了场子。

 

『咦!怎么会呢?!』雌龙毫不在乎没牙牙的指控,『你看你,恐怖龙的外貌恐怖龙的声音,明明就和我们一模一样呀?一条身体是草绿色的,翅膀和背部是红褐色的最标准的恐怖龙。』

『什…么……』

没牙牙不自觉地缩成一团。

 

『别理这傻子!老大,该出发了!』

深绿色的恐怖龙粗鲁地说道。

 

『嗯。是啊,都这个时候了。』首领抬头看天,然后向他的族群发出号令,『大家都吃完了吗?准备动身去龙之岛咯!』

雌龙见同伴们已经积极响应号召振翅飞上天空,便最后邀请了没牙牙一次,见他依旧执拗地摇头,便也作罢,遗憾地道了别,去追赶她的族群了。

剩下一个没牙牙呆呆地蹲坐在沙滩上——再加上一条恐怖龙们好心剩给他的沙丁鱼。

 

我变成了恐怖龙?

没牙牙站在浅水中,试图看清自己的倒影,可是海水一个劲儿地涌啊涌,水中的影子总是支离破碎的。于是他低头看自己的身体,果真是草绿色,这绝对不是自己。

怎么会这样?没牙牙混乱了。他仔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最最奇怪的果然是粉红色的烟雾和粉红色的鱼。而且,之前试图抢走那条鱼的恐怖龙就是一条草绿色的标准型恐怖龙。

我变成了那条恐怖龙的样子?

尽管不可思议,没牙牙最后还是只好面对现实。

他看着沙滩上那条硕果仅存的沙丁鱼,满腹怒火,真想直接把它扔进海里,可肚子都饿瘪了。这么一来,连回村子里的力气都没有……

啊啊,说到回去,恐怖龙的身体可没法载小嗝嗝飞上天空……

越想越沮丧,最终没牙牙也只好纠结地用那条瘦得可怜的沙丁鱼填饱肚子,然后准备回家。

如果是小嗝嗝的话,也许就能想到办法。他抱着这个微弱的希望。

 

*** *** *** *** *** ***

 

回程花了比来时长得多的时间。好在现在的模样不需要人工尾翼也可以飞,否则要用恐怖龙那细弱的四肢走回来的话,可得花上更久。

没牙牙站在树林的出口,远远地就看到了小嗝嗝正在村子的广场上转悠。

一路上他都在盘算如何让小嗝嗝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可现在他却临时改变了主意:他飞向广场边上的一棵树,停在树枝上居高临下地俯视小嗝嗝的一举一动。

 

“没牙牙、没牙牙,你在哪里?”

小嗝嗝漫无目的地地在村子里转悠,金属假肢叩击地面发出铮铮声响的频率比平常快了很多,足以看出他当下的心情。可着急也没用,没牙牙一大清早就不知跑哪儿去了,这情况偶尔也会发生,可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直到这时候他都不回来。

 

“小嗝嗝!”阿斯翠和风飞飞一前一后地过来了,“怎么,还没找到?”

“嗯……”小嗝嗝情绪低落地应了一声。

“瞧你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好容易盼到了生日却发现除了自己没其他人记得似的。”

“还真是谢谢你形象的比方啊……”

“行了行了!”阿斯翠豪爽地拍拍小嗝嗝的胳膊,“成天跟你黏在一起,没牙牙一定偶尔也会想要自己出去走走。这很正常,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别一副连魂儿都丢了的样子,打起精神来!”

“嗯……”

 

“嘿嘿!瞧瞧这里,有个笨蛋把他的龙给弄丢了。”这种粗鲁的说话方式,显然就是鼻涕粗了。

小嗝嗝和阿斯翠闻声抬头一看,其他的伙伴们和他们的龙都往这边来了。

“没牙牙还没回来吗?那训练怎么办?”鱼腿紧张地搓着他两只胖嘟嘟的手。

“小嗝嗝又重新变回瘦弱没用的单腿小嗝嗝啦!嘿嘿。”

“重新?他是什么时候把腿给丢了的?”

“在、在他把龙给丢了之前?等等,好像是之后吧??”

从来没人能搞清这对双胞胎脑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没牙牙见小嗝嗝如此失落,正打算扑打翅膀向他飞去——尽管这样也没法安慰他,除非能让他明白自己的离奇遭遇。

 

就在这时——

 

『嘿!瞧这小家伙。他不是就躲在这里吗?』

『这不是没牙牙么!不过一晚上不见,怎么变这样了?』

一左一右,出现了两个硕大的脑袋,喷喷和吐吐伸直他们的长脖子凑上前来,对着没牙牙就是一阵猛嗅。

 

『不会错,就是没牙牙。』

『发生什么事了?现在的你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恐怖龙。』

非常意外的是,这两个家伙居然是冷静理性派的。会觉得他们呆呆的,那都是被不靠谱的双胞胎连累的缘故。

 

『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

没牙牙叹了口气飞向地面,所有的龙听见声音都聚拢过来。

对现在的没牙牙来说,这些熟悉的家伙们看起来个个都是庞然大物,充满了威慑力。不过也没办法,他可不想把倒霉的经历反反复复说上四次。

 

『天哪!可怜的小宝贝!』

多愁善感的肉球听完没牙牙的遭遇,立刻感同身受,扭动着身子就想扑过来安慰没牙牙。

还好没牙牙敏捷地闪开,被她5000磅的体重压一下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你想过怎么告诉小嗝嗝你现在的情况吗?他都快找你一上午了。』

风飞飞也是一副担忧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等会儿去试试吧,但愿他能理解。』

没牙牙垂头丧气地说。

 

『没牙牙变成了小不点!』只有钩牙有点幸灾乐祸,他伸长脖子靠近没牙牙。『瞧瞧这个,还有印象不?终于让我盼到复仇的时候了,早就好奇烤熟的恐怖龙是啥样子的了!』

钩牙指指脖子上两排依稀可见的牙印,这当然就是某天在训练场里没牙牙留下的杰作了。

 

『谁让你攻击小嗝嗝呢?听着,要是现在欺负我,等我恢复原状后就再给你留下几排牙印。我保证那一定很好看。』

没牙牙威胁道。不过瞧他扯着尖细的嗓子冲面前的巨龙嚷嚷的模样,可是半点说服力都没有。

 

“鼻涕鼻涕鼻涕粗!嗷嗷!”

鼻涕粗在那边大嚷大叫,把龙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现在他正在阿斯翠面前跳着奇怪的舞蹈。

 

『嘿,钩牙,你的主人又在犯傻。』

『风飞飞,来评论一下这新奇的舞蹈?你们奈德龙在这方面可是行家。』

喷喷和吐吐的长脖子们分别伸向两边,这让他们共有的身体呈现出很滑稽的模样。

 

『这白痴……』

钩牙不忍直视,立刻蹿过去对准鼻涕粗的屁股张嘴就咬。

至于风飞飞这边,她思考了一会儿,才意味深长地开了口:

『要是有哪头雄性奈德龙把求偶的舞蹈跳成那样,那他大概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啊,这可怜的小宝贝!』

肉球的同情心又泛滥了起来。

没牙牙摇摇头,看这情形,这些家伙们也不会想出什么好点子,还是直接去小嗝嗝那边吧。他拍打翅膀飞向小嗝嗝。

 

咕咕——咕咕咕——

没牙牙在小嗝嗝的面前飞舞着比划着,试图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

 

“这只恐怖龙是怎么回事?”

“他是不是认识你?”

双胞胎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嗯……”小嗝嗝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伸出手,没牙牙见状立刻飞过去停在他的手臂上。

“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吗?”小嗝嗝问。

立刻猜中了!真不愧是小嗝嗝!没牙牙欣喜地拍打翅膀拼命点头。

“……难不成是关于没牙牙?啊,这是我的夜煞的名字。”

 

又猜中了!加油啊小嗝嗝!你的没牙牙就在这儿呢!没牙牙的心中燃起了希望,他开始考虑怎么才能让小嗝嗝明白他接下来必须表达的意思,而这才是难度最高的。

没牙牙想啊想,最后想到一个好点子。

他努力地咧开嘴,试图做出那个人类表达喜悦的表情。如果能做出这个表情,那小嗝嗝肯定就能联想到些什么。只可惜他刚才实在太饿,那条小得可怜的沙丁鱼早就消化了,没法吐出半条来分享给小嗝嗝。

 

“……”小嗝嗝盯着恐怖龙的脸,他看得出这小家伙似乎想要想要表达什么,可是他搞不懂,只看到恐怖龙的嘴一开一合,又一开一合。

 

啊啊,不行。恐怖龙的嘴部太硬了,没法弯曲起来。没牙牙一直在和面部肌肉做斗争,可惜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只好眼巴巴地望着小嗝嗝,耷拉着翅膀发出可怜兮兮的叫声。

 

“小家伙,你见过没牙牙,是吗?”

小嗝嗝耐心地问道,他直觉面前这条不怕生的恐怖龙一定知道些什么。他也在努力搞懂对方的意思。

没牙牙再次拼命点头。

快点继续猜啊,加油小嗝嗝!他在心里大声呐喊助威。

 

“小嗝嗝,你身上有没牙牙的什么东西吗?”鱼腿凑过来了。他总是很想向人展示自己对于龙类的了解。“让这小家伙闻闻看,没准他就能带着你找到没牙牙。”

 

我又不是狗!没牙牙不爽地想。

不过小嗝嗝似乎认为这个想法可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片黑色的鳞片。这是他第二次见到没牙牙时在山谷里捡到的,一直保留在身边。

没牙牙看到那片大大的、闪烁着漂亮光泽的鳞片,心中充满了悲伤。真想变回自己的模样,要是变回去了,再也不会吃没见过的东西了。

 

“这个是没牙牙的鳞片。”小嗝嗝让没牙牙闻了闻鳞片的味道,“你能带我去找他吗?”

咕咕——咕咕咕——!!!

没牙牙腾空而起,绕着圈圈飞舞,故意做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尽管和真相不大一样,不过能让小嗝嗝跟着他走,就有机会让他明白。

“太好了,谢谢你!”小嗝嗝欣慰地说道。

 

“你是打算接着找没牙牙吧。要我和你一起去吗?”阿斯翠问道。

“还是我一个人去吧?别耽误大家的训练了。”小嗝嗝环顾四周,正好看见鼻涕粗惨叫着飞奔而过,钩牙在后面紧追不舍。

“救—救救我啊——阿斯翠!!钩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要是你也不在,天知道训练会乱成什么样子。”小嗝嗝叹了口气。

“嗯,好吧,你也要小心……”

 

*** *** *** *** *** ***

 

“没牙牙来过这里?”穿过树林,小嗝嗝和变成了恐怖龙的没牙牙来到了早上那片沙滩。这次又比上次花了更长的时间,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没牙牙大声叫着,示意小嗝嗝说得没错。然后他飞上天空,降落在沙滩边的岩石上。

 

好了,这回一定要让小嗝嗝弄明白!

没牙牙给自己鼓劲儿,接着跳进沙滩,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又蹦蹦跳跳向大海跑去,一头扎进水中游了一会儿,叼着一条恰巧游过的不幸小鱼跃出水面,飞回小嗝嗝身边。

“……”小嗝嗝认真地看完没牙牙的表演,想了好一会儿,用不确定的口吻说道,“你看见没牙牙在沙滩上玩耍,接着捕鱼当早饭吃。是这样吗?”

啊啊!不愧是我的小嗝嗝,真是个天才!没牙牙欢欣雀跃,不住地扑打翅膀挥舞前肢。

“呵呵,好像猜对了。那么接下去呢?他后来到哪里去啦?”

 

最最关键的部分来了!没牙牙飞在半空中,与小嗝嗝目光对视,看懂对方想要告诉自己重要事情的小嗝嗝咽了口口水,瞪大眼睛生怕漏掉什么关键的细节。

没牙牙一口吞下小鱼,做出惊恐的动作,扑向地面翻了几个跟头坐起来左顾右盼,然后用前肢摸摸自己的角和脸,顿时大叫大嚷,紧张兮兮地转圈圈,最后他飞回小嗝嗝跟前,睁大眼睛等着他,前肢奋力拍打自己的胸口。

是我啊!没牙牙就在你面前呢!没牙牙咕咕地叫着。

可惜的是,如此离奇的遭遇,小嗝嗝想象力再丰富也猜不到。

 

“你的意思是,没牙牙吃鱼吃坏了肚子?”他一脸担忧,口气也紧张得很。

啊啊,错了,完全不对!!!没牙牙失望地叫了几声。接着却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做一些能让小嗝嗝联想起真正的自己的事呢?也许那样他就能明白了。

 

能让小嗝嗝联想起自己的事……

与小嗝嗝共同的记忆……

没牙牙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飞翔,他们俩在一起在天空中纵情飞翔,无论多远的地方都能去到。

可是现在这种迷你的体格怎么也不可能载起小嗝嗝,那么单纯是飞行呢?很可惜,身体的构造不同,他可完全没法用恐怖龙的身体飞出夜煞的姿态,这条路也走不通。

 

他想啊想啊,最终降落到地面,昂起头看着小嗝嗝。

小嗝嗝也迫切地希望尽快搞明白他想究竟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不自觉地跟着坐了下来,一时之间他们俩个就那么傻坐在沙滩上大眼瞪小眼。

 

咕咕——

没牙牙凝视着小嗝嗝,轻轻叫了一声。

 

仿佛是受到了邀请,小嗝嗝慢慢伸出手。

嗷嗷!他明白了!没牙牙开心地想着,又压抑着喜悦的心情,慢慢地,慢慢地将头靠近小嗝嗝的手掌,停滞了一小会儿,贴了上去。

 

啊啊,这下子就该想起来了吧?

我与你,在那个峡谷之中相处的日子。

 

“……”小嗝嗝沉默着,不敢置信地眨了几下眼睛。

拜托拜托,是我啊!快联想起来啊!我就是没牙牙!没牙牙也瞪大眼睛看着小嗝嗝,一如当年,心中却在焦急地大嚷。

“你也愿意信任我呢。”小嗝嗝回忆着那个他怎样都不会淡忘的画面,“和没牙牙一样。”

没牙牙却丝毫没有这番好兴致,他失望地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啊啊啊!小嗝嗝你这个迟钝的笨蛋!!!

 

*** *** *** *** *** ***

 

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小嗝嗝觉得体力恢复了不少,就打算继续去寻找没牙牙。

自己不在没牙牙无法飞行,所以肯定还在岛上,只是线索到了这片沙滩就中段了……小恐怖龙似乎也只是在这里目击了没牙牙而已。

他暗自下定决心,就算踏遍整座博克岛也要找到没牙牙。

 

“小家伙?你怎么打算?”小嗝嗝拍拍没牙牙的脑袋。

没牙牙内心极度无奈,不过还是振翅起飞,绕着小嗝嗝打了几个圈圈又降落到他面前,咕咕地叫了几声,做出副开心的模样。

显而易见无论小嗝嗝怎么努力都只是白费力气,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放任他不管吧?就当是没事在岛上瞎转悠好了。

“呵呵,谢谢你!”小嗝嗝弯下腰双手抱起没牙牙,将他搂在怀里。“那我们动身吧,也许没牙牙在树林里迷了路,正等着我去接他呢。”

 

这时的没牙牙突然觉得体型小巧也有好处,至少可以被小嗝嗝像这样搂在怀里,要是他还是他自己,那就算是和小嗝嗝玩耍都要十二分地小心。

人类可不像龙那样身体结实,以与同类打闹玩笑的力度去对待人,那他们就算是没有挂掉也得受个重伤。

就这样,没牙牙开始觉得变成恐怖龙也不算是太糟糕,当然前提是还能够变回去的话……

 

*** *** *** *** *** ***

 

这天剩下的时间里他们几乎都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寻找,也理所当然地毫无收获。等到月亮高高地爬上天空的时候,小嗝嗝不得不一瘸一拐地踏上回家的路。

 

“没牙牙究竟去哪里了。一声不吭地离开这么久。”

一进自己的房间,疲倦万分的小嗝嗝往床上一坐,低声地自言自语。

从语气里就听得出他有多失落。

 

没牙牙飞过去嗅嗅小嗝嗝的假肢,担忧地叫了几声。

“嗯?你在说我的腿吗?是有点痛,不过还好吧……”

其实根本不好,确切地说是很糟糕。

走了一整天,断腿与假肢固定部位的皮肤都被磨破了。

现在也能感觉到那里的伤口随着脉搏一跳一跳的,每跳一下都带来钻心刺骨的痛。

小嗝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那种情况下居然坚持走了一整天。

可是他害怕真的就这样失去没牙牙,重新变回不会飞翔的、瘦弱没用的从前的自己。

恐惧与失落填满了他的心,使得孤单感无限放大,似乎整个人都陷在了里面。

 

咕咕——咕咕咕——

 

没牙牙跳上小嗝嗝的膝盖,往他怀里蹭了几下。

他很想安慰小嗝嗝。

 

——我就在这里,和你在一起,哪儿也不去。

 

他完全能体会小嗝嗝现在的心情,可看着着急,却没法让他知道真相。

他头一次这么懊恼自己不会说人类的语言。

 

“和我一起瞎转悠一整天,很无聊吧?”小嗝嗝抚摸没牙牙的脑袋。

野生的恐怖龙一向集体行动,这条突然冒出来的小家伙却孤零零的,是落单了吗?想来他也和自己同病相怜,一样是与朝夕相处的同伴失散了。

找啊找啊,却怎么也找不到重要的同伴,于是两个孤独的家伙凑到一起来了。

要是这小家伙愿意,干脆收养他好了,明天就去征求爸爸的同意。

小嗝嗝迷迷糊糊地想着,直接往后一倒。

他实在太累太累了。合上眼睛之前,还在想着等一觉醒来就继续去寻找没牙牙,明天一定要找到。

 

见小嗝嗝就那么和衣睡着了,没牙牙只好飞到床边衔起被子拼命地拽,对现在的他来说,一床被子都沉得像大石头。费了好大劲才给小嗝嗝盖上了被子,他气喘吁吁地降落到床沿,刚想歇一会儿,却觉得木板床在微微颤动。

没牙牙扭过头,立刻找到了答案。

小嗝嗝缩成一团颤抖着,牙齿也打着冷战,脸色苍白苍白的。

 

有这么冷吗?他没法体会,体内能产生火焰的龙都是几乎不会觉得冷的。况且屋里还生着火。

不对……这是发烧了吧?难怪会这样。可没牙牙不会替人类治病,小嗝嗝的爸爸又去了别的部落开会明天才回来。怎么办呢?

 

想来想去,没牙牙只有一个办法——

他骨碌一下爬进被窝,钻到小嗝嗝的怀里。恐怖龙的体温比较高,对人类来说算是温暖舒适的温度,所以,至少能让小嗝嗝不这么冷吧。熬过了今晚,明天早上就立刻去找别人来。

没牙牙抬头观察小嗝嗝的表情,果然看起来轻松了一点。

于是他也放心地合上了眼睛。这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自己也早就困得厉害了。

 

*** *** *** *** *** ***

 

吵醒没牙牙的,是一阵诡异的吱呀吱呀的声音。

他颇为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立马觉得不对劲,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立马警觉起来,发出低吼声。

 

等等,发出低吼声????

 

怎么好像……

没牙牙尝试着又叫了一声。

 

呼呼——呼呼呼——

 

这是自己的声音!就这样变回来了?!没牙牙简直不敢相信,但喜悦的情绪已经瞬间淹没了他。他抬起前肢凑到眼前一瞧,光滑的黑色鳞片,黑色的利爪。这是自己的前爪!绝对不会错。

变回来啦!没牙牙昂起头,发出快乐的叫声。

他试着动尾巴。嗯,尾巴也是熟悉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他激得不行,四肢一用力想直接跳起来好好活动一下阔别了一整天的自己的身体。可还没等他起来,身下就传来啪咔啪咔木材断裂的声音。

 

糟……糟了……!小嗝嗝这张单薄的木板床,怎么经得住自己的体重呢?

于是随着一声巨响,木板床散了架,轰然倒地。

 

“哇、好痛好痛……怎么回事啊?”

这一砸,小嗝嗝也被震醒了。他很辛苦地睁开眼睛,却顿时呆滞在那里。

“没、没牙牙!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对!你跑哪里去了!”

小嗝嗝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想撑着坐起来,却发现身体几乎动不了——他整个人根本就是被嵌在没牙牙身体和四肢的缝隙当中。

“究竟怎么回事……?”小嗝嗝心里高兴得不行,却故意拉下脸狠狠瞪着没牙牙。

 

没牙牙哪里会计较这些呢?他开心地甩着尾巴——于是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床尾的木板也被撞掉了,飞出老远。

“没牙牙!”小嗝嗝大声喊道。这家伙,不会刚回来就准备把我的房间给拆了吧?!

没牙牙却毫不在乎他的态度,将脑袋贴过去,嗯,看来已经退烧了。这样就没事啦!可以使劲地蹭!!!

昨天的经历真像是一场乱七八糟的梦,幸好只有一天。

 

“喂喂,没牙牙!撒娇也没用!不准回避问题!昨天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我可是一整天都在找你呢!”

昨天我明明一直和待你在一起,就是你不知道而已。没牙牙理直气壮地无视小嗝嗝的指责,举起前肢拍拍他的肩膀。

尽管迟钝又逞强,不过昨天也真是辛苦你了!就安慰一下好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说到这里,小嗝嗝的脸终于也绷不住了,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双手搂住没牙牙的脖子。“欢迎回来,还有啊,以后别再不声不响地离开这么久了。”

 

呼呼——呼呼呼——!

没牙牙回应到。……不不,只要不再去吃没见过的食物就可以了。

 

“啊,对了,给你介绍一下新的同伴,一只恐怖龙……”小嗝嗝记起了昨天的决定,从没牙牙亲昵的怀抱中费力地探出身子,试图在房间里寻找那个草绿色的小小的身影。

可是找来找去,什么都没有。房间里唯一的龙就是没牙牙。

“奇怪……他飞走了吗?”小嗝嗝有点惆怅,昨天那种混乱的状态,甚至都没顾上给那个小家伙起名。

 

呼呼——呼呼呼——?

没牙牙睁大一对圆眼睛看着小嗝嗝。

 

“啊,没什么。也许是找到自己的族群了吧……”小嗝嗝拍拍没牙牙的脑袋,继续说道,“我本来以为他会想住下来的。那是一只恐怖龙,非常非常地可爱——”

他还没说完,就被没牙牙愤怒的吼声打断了。

恐怖龙那样的小讨厌鬼才一点都不可爱呢!……

……除了我变的那只以外。

 

fin.


评论

热度(54)

  1. 教授家的施坦威Dragon's Den 转载了此文字